当前位置 主页 > 天然气管道支架 >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创意与可持续发展中心

2022-05-19 15:08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巴西利亚是巴西的首都,也是一座历史只有60年的新兴大都会。1987年,巴西利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录在《世界遗产名录》中。时至今日,具有独特创造力和生命力的巴西利亚依然展现了无与伦比的城市魅力。而巴西利亚的魅力,则浓缩在这座对称而和谐的“飞机型”城市的中轴线之上......

  从1763年葡萄牙人将殖民的重心从南美洲北部转移至南部开始,里约热内卢凭借其所在的东南沿海的优越的地理位置、自然资源和气候条件,一直作为巴西的政治和经济中心。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问题暴露了出来。

  里约热内卢的成功和失败很大程度上归因于其地理因素。里约热内卢作为天然良港一方面使其成为举世闻名的大都会,一方面却加速了城市的人员流通,带来了过多的人口和随之而来的交通堵塞、治安问题。热带草原气候为里约热内卢的经济发展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却也导致其全年酷热难耐。

  在政治经济层面,巴西领土面积广阔,全国绝大部分人口都集中于东南沿海,这既导致沿海和内陆经济发展悬殊,又对巴西中央政府的施政造成巨大的困难。于是,从19世纪末开始,巴西全社会开始掀起了一场关于迁都的讨论。

  一战到二战期间,巴西各群体都曾尝试推动迁都,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实现。二战后,巴西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加速,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迁都,迁都由此成为巴西各阶层的共识。1956年儒塞利诺库比契克的胜选则将迁都事宜真正意义上提上了议程。

  库比契克就职后,一方面举办设计竞赛,广泛地征集设计方案,一方面则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勘探,得到一个最具可行性的新首都选址方案。最终,巴西政府决定将新首都建立在地势平坦、气候凉爽的巴西高原,并采用卢西奥科斯塔和和奥斯卡尼迈耶的“飞机型”平面设计方案。巴西政府在新首都的建设中投入了举国之力,仅用了三年多就完成了新首都的建设。1960年新首都正式建成,并被命名为“巴西利亚”。

  空中俯瞰到的巴西利亚好似一架正在翱翔的飞机,也像一只展翅的飞鸟。稍加分辨,便能看到一条水平的中轴线和两条与其垂直交叉且弯曲的主干道。“取卵黑手”竟伸向女大学生!学历,水平轴线m,其东端为三权广场,这里是巴西、议会大厦、联邦最高法院、联邦政府各部以及巴西银行的所在地。从东端向西行到中段,主干道两侧为教堂、剧院、各式商业建筑、文化体育建筑以及酒店。

  中轴线中段向南北两侧延伸,也就是飞机的两翼,是更多的居民区和商业区。在整个中轴线的最中心则是巴西利亚中央客运站,这里是整个城市的公交枢纽。而在最西端,则是电视塔、巴西利亚国际机场以及各种工业区。由此可见,巴西利亚的城市布局是随着中轴线的展开而展开的,它的功能分区也是清晰的。

  另外,在早在巴西利亚建设之初,为了保持巴西利亚“飞机型”布局不被日后的城市发展破坏,巴西政府就对各行各业和各功能分区在巴西利亚的规模严格控制。同时,巴西政府还在巴西利亚周围建立了八座卫星城,大多数居民区和使领馆区都设立在这些卫星城当中。卫星城成为了巴西利亚的有益补充,促进了巴西利亚的人口规模和城市面貌的改善。

  巴西利亚作为一个新生的城市,其规划设计理念必然反映它所处的时代。20世纪五、六十年代正值现代主义建筑风格盛行期,巴西利亚的规划设计与建设也处处凸显了现代主义的风格。

  巴西利亚的地标是中轴线东端的三权广场。科斯塔在设计三权广场时希望在其中寄托巴西民主政治中权力制衡的精神,因此三权广场在总体呈等边三角形的基础上,建起了、议会大厦、联邦最高法院三座主要建筑。

  在这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巴西议会大厦。议会大厦是一个由参议院、众议院和议会办公大楼三座建筑组成的建筑群。最左侧的倒扣着的碗状建筑物是联邦参议院,象征着对国家权力的集中统一,最右侧的正置的碗状建筑物是联邦众议院,象征着巴西的民主、自由和开放;最中间的呈“H”形的高层建筑物则是议会办公楼,其意味着“humanos”,也就是巴西联邦以人为本,注重人权的立国精神。

  再往西行,具有标志性的则是巴西利亚国家大教堂。巴西利亚国家大教堂位于中轴线之上,距离三权广场仅有短短的一段路程。它的外观是一个白色的伞盖,既像罗马教宗的三重冕(象征巴西主流的天主教信仰),又像巴西印第安人的茅草屋顶(象征巴西人的民族精神)。但教堂是一个地下建筑,其主体位于地下,伞盖状外观仅仅是其屋顶。教堂内部的宗教装饰奢华繁复,由于大部分空间位于地下,其缺少阳光,因此显得格外庄严肃穆。而到玻璃的穹顶之下,阳光投射到整个礼拜堂,宗教的氛围又在此时被烘托出来,给人一种众天使即将降临的错觉。

  在中轴线最西端的库比契克纪念馆同样有着极为浓厚的现代主义气息。它建成于1981年,是为了纪念巴西利亚的奠基者,也是巴西联邦历史上最受人民爱戴的总统儒塞利诺库比契克。在纪念馆门前的纪念碑上,镌刻着库比契克总统给巴西利亚的寄语:“在这座面向未来的城市里,一切都充满希望。”

  除了建筑的设计,巴西利亚在规划中也体现出现代主义的风格,这主要体现在城市的“人性”与“自然性”。

  巴西利亚汲取了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地狭人密的教训,在道路规划和建筑用地上设置大量的广场、公园和绿地,建设面积巨大的人工湖,极大地扩大了巴西利亚的绿化面积,据统计,巴西利亚的绿化面积占城市的60%以上。与此同时,巴西利亚又以立体道路取代了红绿灯,有效地遏制了城市的拥挤和无序扩张,提升了城市的交通通达度。

  巴西利亚没有像世界其他大城市一样将居民区聚集起来发展,而是将居民区分割成一个又一个细小的小社区,也就是所谓的“超级小区”。这些“超级小区”趋向统一而又各有特点,每四个社区又组成“超级-超级小区”,在内部设置商业点和学校,外围则被绿化带包围。这些社区之间一方面空间充裕,宽阔通畅,注重居民隐私,另一方面又顾及居民间的交流往来,使得城市的社区充满人情味。

  二战后拉丁美洲迎来了经济腾飞时期,这一时期的巴西人的精神面貌是拼搏的、向上的、自信的,新首都巴西利亚自然寄托了巴西人在经济腾飞状态下对于美好未来的憧憬以及对心中理想社会的追求。

  迁都巴西利亚给巴西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从宏观层面,迁都巴西利亚促使巴西东南沿海占支配地位的经济结构向内陆倾斜,这平衡了巴西沿海和内陆巨大的经济发展差距,也增强了巴西联邦政府对地方各州的掌控力。从微观层面,巴西利亚的城市建设兼具前瞻性和合理性,人与自然在巴西利亚和谐共生,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时过境迁,在依附经济状态下,巴西政治经济水平至今依然是欠发达的,在优秀的城市发展的阴影背后是不可忽视的交通不便利、城市功能隔阂过大、财政危机与城市阶级分化带来的贫民窟问题。但无论如何,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世界遗产名录》中的描述所说的那样,“巴西利亚是城市规划史上的里程碑”,更是“人类历史上天才的创造”。

  • 最热文章